1. 青瓜傳媒首頁
  2. 移動互聯網

互聯網上超過40%的流量都是假的

互聯網上超過40%的流量都是假的

 

兩周前,國內營銷界發生了一件大事:甲方委托微博某流量頭部機構做推廣。結果是:產品獲得了353萬次的觀看,上千的評論,上千的點贊,但實際交易量為零,被引進甲方店鋪的流量也近乎為零。

雖然很多時候,產品的曝光率與轉化率確實是兩回事,但后來甲方撰文討伐時暗指的這個“假流量”,究竟在全球互聯網流量棋局中占有一個什么樣的位置呢?

我給大家幾個宏觀數據。

但另一個更重要的問題可能是拐點與反轉。如果你放棄單點看問題的視角,實際上,互聯網世界中一個有關“拐點/反轉”的問題正在凸顯。我不知道:模糊掉信息世界中“真”與“假”的奇點會在什么時候來臨,但2019年出現的一些信號,已經很值得警惕了。

我先做一個特別聲明:因為種種原因,下面凡涉及企業案例,我將只列舉美國科技界的情況。

(一)

先說結論:目前全球互聯網上只有不到60%的流量,是由真實的人類產生。

2013年,Bloomberg曾記載過一個叫羅恩.阿姆蘭的人的故事。

阿姆蘭負責美國運營商Sprint的廣告支出。他說:電視廣告就像“先開槍再瞄準”,這種廣告有兩個弱點:一是貴;二是,有一半的子彈沒有命中“目標客戶”,被浪費掉了。

但時代很快創造出了新東西:

雅虎與谷歌上市,在線廣告的出現大大降低了廣告價格;緊接著,程序化廣告出現,它讓福特汽車可以針對25-40歲的男性投放皮卡車廣告,甚至可以讓福特汽車針對25-40歲、過去6個月內瀏覽過皮卡車信息的男性投放皮卡車廣告。

阿姆蘭很開心,因為終于知道了每一美元去了哪里,以及這些錢是否完成了工作。

這時,他已經轉為效力喜力美國。喜力美國的年廣告預算是1.5億美金,2013年的下半年,阿姆蘭與同事在紐約會議室里就在線廣告效果做介紹。結果,所有人都驚呆了。

Digital的投資回報率是約為 2:1。也就是說:每花 1 美元廣告,可以增加 2 美元收入。

電視廣告則至少是 6:1。每花 1 美元廣告,收入可以增加 6 美元。

更令人吃驚的發現是:在數字世界里,有約20%的廣告,不是由真實的人“看到”的

五年之后,2018年的12月,《紐約雜志》旗下刊物Intelligencer報出了一個數字:

年復一年,實際上只有不到60%的網絡流量是人類。在其它的虛假流量里,大多數是機器人在閱讀信息。

換句話說:(網絡世界的)指標是假的。

(二)

第二,人也是假的。

根據美國媒體Vox的報道:今年一季度,Facebook總共刪了22億個虛假賬號。這是一個巨大的數字飛躍。

因為如果我們往前看:2018年的四季度,Facebook總共刪了12億個虛假賬號;再往前一個季度,是75萬;而在2018年的第一個季度里,Facebook總共刪了不到60萬個虛假賬號。

也就是說,整個虛假賬號產生的速度是——60萬到75萬,75萬到12億,12億到22億。

更加糟糕的是:這些虛假賬號的生長速度似乎已經到了一個“臨界點”——因為Facebook在今年一季度里刪掉的假賬號數量,已經等同于其平臺上今年一季度由實際人類注冊的真實賬號數量。

大多數被處理掉的假賬戶,都是在其創建后的幾分鐘內被Facebook刪除。

今年年初,批評家亞倫·格林斯潘稱:“Facebook有一半的用戶都可能是偽造的,因為它實際上沒辦法有準確方式可以衡量什么是假賬戶”。

Facebook對此做出抨擊,但也承認:確實很難統計準確數據,并且因為這些數據波動很大、變化莫測,自己對這方面的理解還很膚淺。

需要注意的是:這里的數字還只是被刪掉的假賬戶。根據專門致力于消除網絡僵尸的網絡安全公司Distil Networks的創始人Rami Essaid的說法:

“社交媒體是這樣一個虛擬世界,這里一半是機器人,一半是真實的人。You can’t take any tweet at face value. And not everything is what it seems.”

(三)

第三,內容也是假的。

這可能是所有互聯網反轉中最令人困惑的一部分。

2019年的2月21日,咪蒙微信公號轟然倒塌。直接導火索是:其旗下子公號發表了一篇真假難辨的爆款文章——《一個出身寒門的狀元之死》。

其實,做過公號的人都知道,這類虛構文章的出現,是追求指標的“必然”結果。

在《狀元》出爐前的三個月,我正好在上海和我一個朋友聊起大眾傳播。我們說:“‘新聞事實類信息’,實際上,已經到了必須與‘虛構小說類信息’PK的境地。”

這是一個趨勢。但即便是在咪蒙公號轟然倒塌之后,駐扎有大量新聞賬號的一些內容平臺,都在積極引進虛構小說作者。

但僅僅只有這些嗎?

根據美國媒體的報道:頂級電商網站出現了越來越多的虛假評論。

Fakespot估計:在沃爾瑪官網上,有約52%的用戶評論是“不真實和不可靠”的;而在亞馬遜平臺,這一數據是約為30%。

Fakespot使用的算法致力在評論中找欺騙模式,這些欺騙模式包括:雇專業的人發評論、雇機器人發評論等。亞馬遜稱:有超過90%不真實的評論,是由計算機生成。

據說,現在假新聞的最新戰場是——“視頻”,影音媒介曾是讓很多人認為“眼見為實”的可靠證據,但新算法很快將制作出超高真實度的虛假視頻,它可以讓一個你非常熟悉的人,在視頻里說出,他原本根本不可能說出的話。

互聯網上超過40%的流量都是假的

而這實際上已經發生了。

今年5月,民主黨議員南希·佩洛西談特朗普的一段視頻遭到惡搞,使其在視頻里看起來像是喝醉了酒。這個被改造過的視頻,迅速傳遍了美國的社交網絡。

另一個案例是:在一段被篡改的視頻里,美國眾議員伊爾汗·奧馬爾表現出了對“9-11”恐怖襲擊事件不屑一顧的態度。結果,這種對視頻的“斷章取義”,直接導致了民眾對女議員的瘋狂言語抨擊。

而剛剛被麻省理工學院公布的一個最新研究發現是:

人工智能在生產假信息方面可以做到非常強大,但無法識別自己所面對的故事是“對的”還是“錯的”。換句話說:AI無法修復假新聞。

(四)

現在問題來了:到底什么是“反轉”?

根據《泰晤士報》的報道:

在2013年的一段時間里,YouTube曾經有一半的流量,是來自于“偽裝成為人”的機器人,這引發了YouTube員工們的擔憂。他們擔心:一旦出現拐點,YouTube檢測欺詐流量的系統,就會開始把虛假的流量視為是真實的流量,而把人工流量,視為是虛假流量。他們把這種假設事件,稱為是——“反轉”。

將來,也許等我們回想起“互聯網徹底反轉”的那一年(也許是2020,2021,2022,2023,2025,我不知道,也許它不是一個嚴格意義上的年份數字),當機器人已經超過我們在線人類多年,當黑暗籠罩著互聯網的方方面面——

曾經確定無疑的現實,開始變得有些虛假;曾經看起來是偽造的東西,開始在現實世界中具備真實的力量,并且,與真實共存。

這個“反轉了”的互聯網,它不是指可以被計算出有多少虛假,而是指:我們所感到的那種非常特殊的質量體驗,那就是:你在網上遇到的東西都不是“真”的,但是,也不能完全說是“假”的。

并且這樣真真假假的體驗,時時刻刻,一直交替著在你的大腦里出現。

(五)

目前,這仍然是一個開放性的問題:

究竟互聯網,它是否一定必須“錨定”現實;還是說,它可以有自己的生命,并且命中注定要產生出一個真假難辨的信息世界?

兩年前,我在寫《扎克伯格的“死結”》時,曾經認為:答案是后者。

我認為:過去我們常說的“真善美”中的“真”字,也許會在免費信息業未來的某一天,徹底消失——它被“淘汰”了。信息業里的“真與假”將不再重要,而只有“美不美/娛樂”才是關鍵。

因為現在內容業公認的未來是VR,你甚至都不能說:在一個VR的世界里,真與假這件事會變得更有意義。

不過,美國最近發生的一系列事件,卻有點動搖了我的想法。

(六)

剛剛過去的這幾天里:

1,美國第一個針對“虛假視頻”法案出爐:加州簽署了一個名為AB730的新法律,規定:任何人分發關于政客行為和言論的假音頻或假視頻,將屬于犯罪行為。

2,美國政府監管機構取締了專門出售虛假影響力經濟指標的公司Devumi,并對其罰款250萬美元。

3,本周五Facebook將開播它重要的“新聞板塊”欄目。扎克伯格終于決定要開始為新聞機構的作品付錢,并在繞了一大圈之后,決定像傳統報紙那樣“做”新聞:

付錢生產內容/買版權,然后,由專業編輯挑出版物和故事,而不再是一切由用戶和算法主宰。(Facebook的主要欄目News Feed還在,并且這個欄目也仍將有大量的虛假內容)

與此同時,監管烏云籠罩著美國的科技業巨頭:Facebook、谷歌、蘋果和亞馬遜。

實際上,現在美國的每一個州都在調查Facebook。

截至目前,美國已經有47個州的州總檢察長簽署了辦公室名單,他們正在調查Facebook是否存在“反競爭”行為。

這47個州,還主要是研究Facebook是否有違反他們本州的州法律。而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(FTC)早已經在代表美國政府調查Facebook是否可能違反了反托拉斯法。

(七)

看到這里,你可能會覺得很奇怪:曾經的壟斷巨頭微軟哪里去了?

是微軟不重要嗎?不是。但曾經因為“Windows霸權”而被美國政府追著跑的微軟,這一次確實沒有進入反壟斷大調查的名單。

相反,實際上微軟已經因為它簡單、直接,以及與信息業完全挨不到邊的商業模式,突然就成為了美國科技界的“道德楷模”。

互聯網上超過40%的流量都是假的

但需要注意的是:

美國這一切暴風驟雨的發生,是因為:接近“反轉”的互聯網正在危及他們的政治體系——美國總統大選期間被俄羅斯勢力入侵的廣告、美國總統大選期間被利用了的用戶隱私,等等。

在這個倡導“言論自由”的國家,也意味著:監管甚至都無處著手。美國政府感到相當的尷尬。而上述的一系列反競爭措施,就是在這樣的一個大背景之下發生。

曾經有人問我:美國的科技業是否真的在走倒退之路?

我覺得不是。

我覺得這是一個社會發展到一定程度,科技與社會關系惡化的結果。

只是不確定,類似危及“人心”的互聯網反轉事件會在中國以什么樣的形式發生,以及何時會發生。

也或者,它其實一直都在發生。

 

作者:Lynn Yang

來源:硅發布(guifabucom)

本文由青瓜傳媒發布,不代表青瓜傳媒立場,轉載聯系作者并注明出處:http://thelinguateam.com/166497.html

聯系我們

18205969981

在線咨詢:

郵件:jay@opp2.com

工作日:9:30-18:30,節假日休息

QR code